主页 > 勇电照明 >
联合国前来撑腰 助力海员群体渡过难关
发布日期:2021-05-05 01:01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一份题为“开展国际合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为海员带来的挑战,支持全球供应链发展”的决议提交给联合国大会讨论并通过,国际航运公会(ICS)对这项决议表示欢迎。

  该决议呼吁世界各国将海员认定为“关键工作者”,由印度尼西亚代表Dian Triansyah Djani提出,鼓励各国政府立即采取措施,允许更换船员,并确保所有海运人员都能获得医疗服务。这是在认识到疫情肆虐全球之际,对200万海员在全球食品、药品、能源供应和其他基本原材料运输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得到认可的重要一步。

  换班难,换班缓慢是疫情给船员带来的最直接的困境。ICS预计,因新冠肺炎疫情无法安全下船,高峰时期有近40万名海员滞留海上。许多海员已经在海上工作超过一年,服役时间远超合同约定期限。虽说疫情高峰已过,形势趋缓,但防范境外疫情输入的风险却在持续增加,船员换班依然面临严峻挑战。

  船员身心健康问题亮起红灯,长时间的船上生活,身体超负荷运转,对家人和故乡的思念越来越强烈,上岸休整的意愿非常强烈。在去年,平均每3个月就有1名船员放弃自己的职业。受疫情影响,尤其今年4到5月份,船员换班矛盾最激化的时候这种情况更加恶劣。国际海员福利与援助网项目经理Caitlin Vaughan表示该机构在一个月内就处理了超过2000个来自船员及其家属的电话和信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目前船员心理健康问题已成为威胁船员就业及健康的前五大因素之一。

  财务压力和薪资待遇也是使船员感到压力的重要因素。慈善组织Mission to Seafarers表示,自4月20日以来,在该机构接到的910通电线通请求援助。该机构负责人Ben Bailey表示:“这些请求援助的船员,大多来自印度和菲律宾。一些船员希望得到公正的待遇以及应得的薪酬福利;另一些船员则因自己所在的船舶在疫情期间被弃船,而寻求相关组织的援助。此外,也有来自已故船员家属寻求帮助。”名为Stella Maris 的组织对在疫情期间的海员生活和工作状况进行了一次调查,调查数据显示,69%的海员因受疫情所带来的影响而面临财政危机。随着学校重新开学,还需支付校服、用品和学费。根据海员大家庭的人数,每个月的伙食费用在200至400美元之间,而校服和用品的费用每月约为200美元。此外,约40%的受访者每月要支付400美元来偿还买房或买车的贷款。

  近日,英国国际海员联盟组织(Nautilus International)以英国船员为样本,做了一份调查研究,调查内容包括:无法下船而在海上滞留的情况,在国内滞留而无法上船的情况,工资和福利被削减和失业的情况,以及对航海这项职业的信心等。调查结果表明,近90%的英国船员受到了船员换班危机的直接影响。

  当被问到“船员换班危机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他们对航运业的看法?”的问题时,48.45%的受访船员投了“喝倒彩”的票,认为这场危机暴露了船员及行业的地位;35.36%的受访船员认为这场危机意味着船员现在被视为关键工作者;只有16.18%的船员认为,船员换班危机提高了航运业在公众中曝光度。目前有一半的船员已经开始考虑在航运业中的去留,对于从事航运业的积极性有了较大打击。

  有市场分析机构的消息称,全球船员的工资都有所上涨,但到目前为止,中国海员工资的飞跃性增长幅度最大,已经超过了主要竞争对手海员国家/地区(例如菲律宾、印度和东欧)海员的工资水平。涨薪主要体现在普通船员身上,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水手、机工,涨幅在60%左右,现在已经开到2200美金一个月。据悉,除了船长/轮机长和大副/大管轮上涨幅度在个位数外,船上其余岗位的船员工资,疫情后都无一例外地出现滚雪球般的两位数字大幅上涨。如果明年国外疫情还没有有效的控制,估计工资还会涨。

  疫情的影响,外籍船员难以入境,唯一可行的方案,就是船东从中国就地招募中国船员来接管新船,从而避免了需要提前数周将其他国籍的船员送往隔离区的做法,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助推了中国船员的工资。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工资是一直在涨,但还是出现了缺人的状态。

  俗话说,“没有海员的贡献,有一半世界在受冻,另一半世界在挨饿。”海员,是带给世界温饱的职业。世界贸易90%的运输量从海上进行运输,全球65亿人的生活所需离不开全球150万名海员的辛勤劳动。海员群体更值得大家关注,各大组织都在给予充分的保障。

  11月,海安会批准了一套IMO新冠疫情期间船员换班指南,以确保船舶可以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以安全和负责任的方式更换船员。

  12月1日,联合国会议上提到所有海事利益攸关方都需要作出紧急和具体的应对措施,以解决由于新冠疫情下各国的旅行限制造成的海员无法下船而滞留的状况。

  国际海事组织秘书长林基泽表示,由于船员换班困难,海员的生命变得不可预测,这只会对船舶安全和供应链造成不利影响。

  ICS秘书长盖伊·普拉滕(Guy Platten)也评论道:“由于船上无换船员,无法提供安全、通畅的国际边境运输,我们所有经济体所依赖的贸易通道面临风险。

  各国开始纷纷为海员群体排忧解难。近日,新加坡海事和港口管理局(MPA)通过一项MaritimeSG Together Package倡议,向公司、个人和海员提供了支持,使海运业中受影响的部门渡过危机。该计划于2020年5月首次推出,计划中的各种救济措施在2020年12月31日后到期。MPA将把一系列计划中的相关措施延长至2021年6月30日,使累计支持额达到3300万新元(2500万美元)。

  优先为海员接种疫苗的呼声越来越高,联邦海事委员会已向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和海事管理局(MARAD)呼吁,应该为海员群体和码头工作人员提供快速的新冠检测和优先的早期接种疫苗的机会。

  世界上最大的海员供应国——菲律宾将优先为海员接种疫苗。PTC集团首席执行官Gerardo Borromeo表示:“菲律宾政府正准备确保将海员纳入第一波疫苗接种的人群中,因为他们是我们社会的关键。”

  希腊船东联盟(UGS)主席TheodoreVeniamis表示:“主管部门应优先为海员以及其他关键工人(如医务人员)接种疫苗。这将确保在特殊限制条件下工作的海员们不受疫情影响,并有利于海员换班,因为目前这方面的工作受到严重干扰。除此以外,海员优先接种疫苗更有助于保证国际贸易的正常进行。”

  印度卫生部长HarshVardhan证实,印度将在2021年第一季度获得新冠疫苗。印度政府估计到2021年7月,将向3亿优先级接种人群提供新冠疫苗。印度政府确定的优先接种疫苗的群体其中包括了海员。印度海事联盟对此表示印度海员一直在全世界的货船上不断努力,以维持商品的正常供应,包括食品、燃料和药品等基本物品。而他们却出在与病毒交锋的前沿,他们应该优先接种疫苗。